搜索

    登 录

    还没有账号?马上注册

    记住我

    忘记密码

    第三方账号登录

    即将上线,敬请期待O(n_n)O~

    0

    《战秋城》

    华谷凉 著

    种子世界 32076字 2018-07-25
    世界观 当前字数 上架时间

    年少时意气风发的纵横氏少主风北狩(原名风复)在一次对清源氏的奇袭中身陷重围,解释了清源氏秋家大小姐秋叶青。二人在一年后的平叛战争中结下深厚的友谊并不顾两家的反对私许终身,最终导致秋叶青被家族舍弃,于山野诞下一女后孤独死去;而风北狩亦因离家不顾而失去了继承纵横氏族长的权利,并且被清源氏捉住当作人质饱尝八年牢狱之痛。如今已过去十六载,风北狩用八年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夺回了自己昔日的权力,最终发动了对清源氏的复仇战争。

    本书由为炉阅读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战秋城
    • 华谷凉
    • 7024字
    • 2018-07-25 18:45:50

    “那座城,就是此战清源氏囤粮的秋城了。”风仁虽是指着远处小丘下的城,目光却是放在了身旁素甲少年身上。虽说此番行军不惧山高路远,本就是为奇袭那座城而来,不过既然那城已然近在眼前,那他倒也不怎么急于下令破城,反倒是饶有兴趣地观察起这同行的族中大少起来。

     

    风仁在纵横一族虽非什么嫡系子弟,不过受老族长青睐的他统领着风氏一族最善长途跋涉远征奇袭的“连封营”,十数年来攻城拔寨屡立奇功,即便是现任族长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打声招呼见个礼。所以,这总是昂着头不向自己见礼的大少着实让风仁有些恼火。

     

    恼火归恼火,风仁倒也并非什么心胸狭隘的人,所以也不至于因为大少刚从其他营中调来便顶替了自己主帅的位置而刁难于他——这也多亏风家上下铁板一块,风仁深明大义——风家后一百年的荣华与否,完完全全系在大少身上了:风仁心里面可明白着的,把大少“下放”到连封营中,便是要他多加磨练,好在日后接任风家族长的位置。

     

    大少日后定然是风氏一族的族长,因为,他的名字叫“北狩”。

     

    风氏一族向上溯源的三十六代先祖中,也有一个叫“北狩”的,他是令风氏一族最为骄傲的荣光。

     

    “北狩先祖左手的刀斩在巨龙的喉头,剥夺了它令天下震颤的声响;北狩先祖右手的剑刺入巨龙的双瞳,获得了他洞悉世间真理的眸光。”——风氏的族谱中这样记述着风北狩的传说。尽管没有人能确定世间是否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过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但风氏一族向来笃定,在北方无尽的冰原上,留有风北狩刻下的传说。

     

    借着风北狩遗泽的缘故,纵横一族虽是强大依旧,可终究是不及昔日他开创的王朝。所以,从上溯第十八代先祖时起,族中的长老们总会在每一代子弟中挑选一个最独特的授予“北狩”之名,希冀着继承先祖名号的少年,能够率领族人再创昔日辉煌。

     

    只可惜,再没有哪一个“风北狩”能够继承先祖名号的同时亦继承他的强大,不过是守着传说中的荣耀,挥着日渐无力的爪牙震慑着周边的小国世家,空叹家族的式微。

     

    好在又一个风北狩出现了,如今他就站在军阵之中,只待他张口说出“进军”二字,这支已然被风仁调教得所向披靡的连封军便会如草原上的狼一般,前仆后继的冲向秋城,为这已然战功卓越的大少再添一份荣耀。

     

    不过,眺望半响的大少并没有吐出风仁所希望的简单的军令,反倒是愣愣的问道:“那是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秋城的后山上,却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寨。

     

    自见到风北狩的第一面起,风仁便觉得这个大少有些傻愣愣的。算算年纪他也有二十来岁了,听随他一同到连封营的小厮说来,这已经是他领兵的第四个年头了。风仁听着那有些聒噪的小厮絮絮叨叨地说着风北狩以往带兵的经历,心中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屑的。四年来,风北狩确实是战功卓绝,不过那些个战功,却是建立在他那些叔伯兄长大肆宣扬之上的。且不提那些被他镇压的小匪小民,单是他先前统领的“分山营”真正的主帅,便是纵横一族有名的战神风辽了。所以,在风氏一族倾尽一切的扶持下,风北狩的那双眼仍旧是清澈明亮,见不到半分杀伐果决的战意。“家族还是没有意识到咱需要的是开疆拓土的统帅,而不是耀武扬威的家徽呐。”风仁心里面嘀咕着,默默地将帅印递给了前来接任的风北狩。

     

    “这个,属下就不知了。”风仁瞧着那山寨,心里亦是诧异不已。自制定计划奇袭秋城以来,他便差出不下十人前往秋城探访城防布建的情况,可那一封封传回的密信里却是没有半个字提到了那山上的营寨。

     

    风北狩握着缰绳的手紧紧的绷了起来,他从风仁的脸上看到了迷茫与淡淡的惶恐。他其实并没有风仁想的那么不堪,至少,他心里面明白风仁对自己并没有多少信赖与支持。所以,自到了连封营中,他便索性把此行当作休假,将战前部署的一切事宜尽数交予了风仁。连封营与风仁在纵横一族中风评甚是不错,所以风北狩是九成九得到相信风仁能做好一切的。

     

    不过,现在看来,他犯了错,而风仁也同样犯了错。他俩这一错,或许会葬送掉包括他们在内的数千连封营战士的性命。

     

    风仁统兵已经有数十年了,在如今的乱世,统兵打仗还有些名气的大将能活那么长的时间已经很少见了。除开他自己确实有些惊人的技艺外,倒也多亏他那几近“未卜先知”的感知了。现在,危机感油然而生,他几乎便要开口下令撤军,但猛然打住即将吐出的话语,看着身边面色凝重的大少——现在他才是主帅。

     

    “来不及撤兵了。”风北狩并没有怪责他的意思,仅仅是轻描淡写地说道。他的目光仍旧是盯着那超出计划之外的山寨,那儿燃起了烽烟,与此刻清源氏秋城墙头燃起的烽烟一般,带着独有的,慑人心魄的艳红。

     

    “强攻?”风仁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轻声问道。他已然自方才的惶恐中醒转,大脑中飞速运转,勾勒出如今他们唯一能走的路了。他们无路可退,清源氏特制的烽烟燃起,意味着清源氏境内的三十六个部族都会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现在,只有一死,但若是死前能烧毁秋城中的粮草,那前线的战局便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此,连封营的覆灭倒也值得。

     

    “强攻。”风北狩轻轻点了点头,纤细柔嫩的手握住了腰间的竹笛。

     

     ***

     

    秋叶青捞起马鞍上挂着的长枪,轻轻拍了拍胯下“飞草”的头,朝着寨子中聚集的四五十个莽汉招呼道:“兄弟们!抄家伙干纵横来的猪猡啦!”然后,便一股脑的策马冲出了山寨,向着秋城奔去。

     

    秋叶青十八岁以前常常离家出走,如今十八岁了,却又做着打家劫舍的营生,过着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尽管她劫的是秋城第一大家族秋家的舍,吃的是秋家厨师做的肉。

     

    她是秋家大家长的女儿,两三个月前极其不满意自己的老爹要把自己嫁到凤凰城去,所以狠狠地把自己的弟弟秋叶南揍了一顿后逃到了山里,占了老爹夏天热时消暑的寨子,当上了左近最令秋家头疼的匪徒。

     

    寻常山匪,除非胆大包天向来是只敢做些劫劫道欺欺民的勾当,像秋叶青这般仗着自己是大家长的女儿,便肆意进出秋城的“山匪”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她常常趁大家长外出巡查时,领着四五个不知在哪寻来的闲汉,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城门外,噼里啪啦地往城门外值守的守卫脸上呼个几巴掌,便又继续大摇大摆的闯到城里府上,朝着年迈的太奶奶撒个娇,就心安理得地在一众叔伯兄弟的怒视中提上大半个月的吃穿用度,回到她那“山寨”中继续做她的女大王。

     

    日子过得久了,秋家的人终究是受不了了。倒也不是说秋家舍不得那些吃食财物,就是身为一方之主,由着自家儿女这般胡闹,莫说其他家族,便是城中百姓看在眼里也是莫大的笑话。于是那常常挨秋叶青欺负的秋叶南支招,挑出府上武艺最为高强的战八方守在府门外,让他用武力拦住秋叶青,莫让她再这般胡闹。

     

    熟料,最后战八方却是被这大小姐揍得抱头鼠串。诚然,身为家将的战八方并不敢真正的对这刁蛮的大小姐动手——即便是秋叶南暗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朝他哭诉平日如何如何受了姐姐的欺负,希望他如何如何地收拾收拾她为自己报仇云云——但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当真是不敌大小姐而非刻意忍让。

     

    “我还以为我是在跟风辽干架。”事后,身经百战的战八方呲着牙忍着疼,由着秋叶南为自己敷药。

     

    战八方虽非清源氏中最强战将,但早年间同纵横氏的战争中,战八方是唯一一个与尚未成就“军神”之名的风辽单挑还活下来的清源将领,无论是军中还是民间,对他的武艺都是极其肯定与推崇的。他既然把秋叶青和风辽作比较,那自然还是有些参考价值的。这大姑娘从小到大又学女红又学厨艺却是从未习过武,若非此番折腾,日理万机的秋家大家长倒真没发觉自己的女儿有这么一套本事。所以,之后他倒也不怎么管这不听话的女儿了,反倒是差人给她寻了柄趁手的长枪,让她做她的快活大王去了。

     

    秋城在清源一族领地的腹地,向来是少了许多纷争烦忧的,所以秋家的女儿长成后大多是送去别家作为联姻的工具。秋叶青胡闹中倒是摆脱了这个可悲的命运,不过成了自由身的她一时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适应,好在她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诸葛明。

     

    秋城除开秋氏一族,又有一个向来一脉单传的诸葛家。素有传闻,诸葛家之人有通天彻地之能,占卜预测之术伴随在血脉之中代代相传;又因知晓天地之理,遭天恨地妒,是以人丁单薄。时人多敬鬼神,这般言论事实上随处可见,不过其中却也没错,诸葛家之人的确有通天彻地的能耐——当然,这是源自诸葛家秉承有着“鬼谋”之称的先祖的遗书,饱览书籍、历经世事的缘故。

     

    诸葛家的每一代传人,都会到秋氏手下做事,担任出谋划策的要职。早年间诸葛明的双亲死在了与纵横一族的战场上,年幼的诸葛明被秋家收养,同秋家子弟一起读书学习。他自小便表露出远超常人的谋略与胆识,大家长常常夸赞他有“乃父之风”,着实让同读的秋家子弟们好生艳羡。

     

    但是,那个明媚活泼的大小姐从来不羡慕他,反倒是常常捞起他桌案上的书卷扔到他的头上,笑着说:“走,跟姐出去玩去!”他无法拒绝那个笑容。别人予他的笑脸,说是真诚,却又少了几分真诚——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世,或许是因为大家长的赏识。可他知道,大小姐的笑颜,却是对他这个人。

     

    于是,秋叶青挥着那杆枪砸开书院的门,仅仅露出一个笑容时,诸葛明便收好了自己的东西,跟着她到了山寨中。

     

    他帮她寻了些实诚勇猛的老兵,取代了那些闲散的无赖泼皮;他帮她规划分配寨中物资用度,让她减少了回家打秋风的频率。山寨在诸葛明的整顿管理下愈发的令大家长满意,甚至将秋城周边巡查的要务也尽数交给了诸葛明。

     

    于是,在数天前,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秋城境内的风仁一行,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投进了秋氏布下的天罗地网中。

     

    诸葛明赶到阵前督战的大家长身边时,秋叶青已经冲开大家长差遣的家人的阻拦,冲向正在厮杀的战阵中了。他遥望着战八方与一干家将手忙脚乱地追在那莽撞地少女身后,仿佛能听到少女熟悉的笑声自喧闹嘈杂的战场穿过传入自己的耳朵到。于是他也笑了,他打心底里喜欢那永远明艳如火般跃动在每一处的少女。

     

    “大公。”他早早的收回了目光,朝着现在根本收不住笑意的大家长见了见礼。

     

    很难得能见到大家长这样情绪外露,这个终日忙碌于家族中烦琐事宜的男人,上一次这样无所拖累地露出这样的笑容,已经是四五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他被召去清源氏的圣地清源村,为自己的女儿与族长的外甥订下了婚约,为秋氏挣回了些许早已失去权力。

     

    尽管前些日子大家长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女儿的胡闹,会让那体弱却又挑剔的公子生气而拒绝这门婚事,从而导致那好不容易回到手上的权力们再次被收回。不过现在他可不用担心这些事儿了,秋氏早已探明这支来自纵横氏的奇袭部队是纵横氏族那支赫赫有名的“连封营”,只要今日将他们一举拿下,且不说秋氏先祖昔日创下的荣光便将在自己的手上复兴,至少,不用再把自己的女儿送去当联姻的工具了。

     

    “明儿,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大家长拍了拍诸葛明的肩。他挺喜欢诸葛明的,即便如今诸葛家式微,但诸葛明也不愧诸葛家的血脉。布置暗哨的是他,收拢防线的是他,在议会上力排众议定下吃下连封营计策的也是他,不得不说,大家长在年轻的诸葛明身上看到了族长身边那个多智近妖的谋士的影子。

     

    “今日必以风仁之死,扬我秋氏之威!”终于,拉扯面部摆出笑意也不足以表示大家长此刻的欢欣,他扬起了马鞭,遥指战场中帅旗扬起的方向,朗声说道。

     

    *** 

     

    即便是周边喊杀冲天,风北狩握在手中的还是那根竹笛。

     

    他并非没有佩剑,相反,他马鞍上挂着的那把剑还是出自独孤一鸣之手的绝世好剑。他的父亲,纵横一族的族长,在他被授予“北狩”之名后自族中宝库中取出,珍而重之地交到了他的手上。但相比起这把自出炉以来便从未饮过人血的“纵鸣”剑,在如今这混乱不堪的战场上,倒不如那支形制寻常的笛子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心安。

     

    那支笛子自然是有来历的,不过风仁可不知道也不愿费心思去知道。他现在正忙着挥舞令旗,指挥部下维持阵型,一点儿一点儿地向秋城挪动。尽管身陷重围,可风仁并没有束手就缚的念头,他的目光扫视在整个军阵之中,只消哪一角被秋氏一族撕开一道缺口——甚至只是有一个战士被绊倒——他的令旗便会立刻挥下,立时便有人将那缺口堵上。身陷死地,连封营并没有气馁,绝境中攻坚克难向来是风仁在军中最喜欢渲染的气氛。

     

    风仁也并非完全不顾风北狩,至少他的另一只手便捎带握着风北狩的缰绳。从山林中冲锋至如今所处的田野上后,风北狩便似被勾走了魂似的,对于周边的一切没了反应,宛若一尊泥像般痴愣愣傻呆呆地坐在马鞍上。先前秋氏的长弓手射来的箭阵,在连封营军中激起片片血花,风北狩胯下那北地寻来的烈马“走花”早已被空气中的血腥味激起了被驯服前的烈性而躁动不已,若非风仁手快引住缰绳,那马儿非得冲出阵去不可。

     

    他想起以前所学的兵法上说“置之死地而后生”,可越是想,两条眉毛便越要挤在一起,望着源源不断的秋氏防线,风仁实在是看不出有何生路。他的令旗挥起来看似还有些章法,可稍稍细思谁都能瞧出来,连封营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就连风仁自己,偶尔也不得不用令旗拍落几枝刺向他的流矢。

     

    连封营上下算上风仁,一共有六千四百二十七人,每次出征,风仁都会花上一整日的功夫,从中挑选出五千人来随他出征,他叫的出每一个战士的名字,每一个战士都能为他而死,于他而言连封营的兵多一不可少一不行。背脊相抵浴血疆场于连封营而言并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了,但这一次,风仁心底里十分明白,他们没有机会逃出去了。

     

    “少主,我们完了啊。”风仁瞧着风北狩,低声说道。他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悲伤与绝望,听到他话语的士兵们都愣住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主帅流露出这样的情感,以致于他们握着武器的手都有些松动了。

     

    “还没有。”忽地,风仁似是看见了风北狩的嘴唇微不可察的开了个口,耳边亦听见了他细若蚊呐的声音。

     

    风北狩纤细修长的手指按住了指孔,将嘴唇凑到了竹笛,朝着吹孔轻吐了一口气。

     

    风仁愣住了,而风北狩却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开始了他的吹奏。风仁并不通音律,听不出来曲调中的辗转承合,但他却知眼前的少主吹奏的王城中烟柳巷里那些风尘女子常吹的曲子。

     

    “少主,你?”风仁笑了起来,他对这个少主本来就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如今看来,自己倒也低估他了——至少他现在还能有闲心吹些曲,多多少少有些族里老家伙们常常强调的“大将之风”。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们所有人都要死了,而他们主帅在战死前吹了风尘女子的曲儿,纵横一族的颜面也要跟着他们一起消亡殆尽了。

     

    如今他们已经冲到了秋城之外不到百丈的阔地上了——如果没有那城门下一字排开整装待发的秋氏武士,连封营也没经前后左右数万的兵团不断发来的箭阵侵袭,这番奇袭或许便要成功了。风仁并没有等风北狩予他回应,他环视左右,只一瞟便瞧出己方不过一千三百余人,猛地将令旗掷在了地上拔出了自己的佩剑。

     

    “连封营战士听令!”风仁自人堆中缓缓地挤了出去,无所遮挡地站在了秋氏利箭所指的方向。

     

    “冲锋!”他高声咆哮起来,向着敌阵迈出了早已疲软的腿。

     

    “冲锋!”一千三百人几乎同时嚎叫了起来,埋下了头跟着自己的统帅一起冲向了终结。

     

     ***

     

    “哗嚓。”一个在喧杂的战场上有些不起眼的声响钻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冲锋的人们抬起了头,木愣愣地看着风仁的背影。

     

    风仁兀自站着,可是他死了,他的胸腔被一杆枪刺穿。枪头闪烁的银光与风仁温热的鲜血一同溅在了身后战士的眼中,昭示着他的死亡。

     

    杀死他的人跨坐着高头大马,他的脚踩在风仁的肩上,缓缓地将枪从风仁的身上拔了出来,淋漓的鲜血顺着枪尖缓缓地滴落在地上,清晰明辨的声响即便是风仁倒地的轰响亦没有遮盖住。灼眼的阳光刺着战士们的眼睛,叫人看不清他的相貌,于是,恐惧与骇怕自每一个连封营战士的心底腾了起来——他们失去了支撑自己站在战场上的统帅,面前却多了一个燃烧着火焰的恶魔。

     

    “啊!”惊恐的尖叫率先从阵前的战士们口中蹦了出来,继而便像瘟疫肆虐一般在所有人中传播开去。主帅死了,我们完了,诸如此类的哭喊不绝于耳,他们开始四散逃窜,却在刚脱离战阵的瞬间便被秋氏的利箭钉在地上。于是乎,哀嚎声汇聚在一起愈来愈响了,越来越没人注意到那个少主,兀自跨坐在马上,闭目吹着笛子。

     

    “你瞧,他们的主帅被我杀死了!”恶魔兴高采烈地回头向着身后赶到的家将们说道。瞧着战八方等一干人惊诧的神色,秋叶青好生得意。她早已向诸葛明安排的探子问清了这支纵横人的奇兵统帅的相貌,她的长枪自持在手中的那一瞬,便已经锁定了风仁的心肺。

     

    她回过了头,瞧着四散奔逃的纵横人,面上露出了不屑与厌恶。秋叶青扬了扬手上的长枪,便要将缰绳一引,兜转回到阵中向父亲讨赏。可那呜呜咽咽地笛声,便在此时涌入了她的耳中。

     

    她挑了挑眉,看向了笛声传来的方向,嘴角高高地扬了起来。

     

    而风北狩,亦在这一瞬睁开了双眼。恍惚间,便似瞧见了一团火般,他的心燃烧了起来。他那一直未拔出的剑,同那逆着刺眼的阳光的长枪,在笛声停下的一瞬碰触在了一起,发出悦耳的轰鸣。

     

     ***

     

    “呼。”伴随着长长的吐气,风北狩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又梦到了么。”他仰头看着营帐的棚顶,轻声叹道。

     

    “我已经忘了我为什么要吹笛子,也忘了我是怎么逃回纵横家。”他的眼深邃却又空洞,可任何人瞧了,都能看到他眼里无尽的悲伤。

     

    “现在,都快忘掉你的样貌了。”他在心里如是说道,便又闭上了眼,沉沉的睡去。

     

    他的枕下,是一卷摊开的地图,上面标着“秋城”二字的地方,画着一个大大的叉。

    本章完

    打赏

    0

    收藏
    返回顶部
    吐槽开/关

    100%

    • Aa
    • Aa
    • Aa
    • Aa
    • Aa
    • Aa
    订阅成功
    小说订阅
    我要打赏

    您当前拥有的金币:0

    选择金额 :

      账户名:
      账户金额:
      折合:100炉币
      支付方式:
      ×
      打赏成功